趣味科技导航网
文章98463324浏览8338728本站已运行896

南风窗感官!翟振明:VR世界的“者”

导读:为您写南风窗感官毕业论文范文和职称论文提供相关参考文献。

《南风窗》调研中国——苏州大学“凤鸣东吴”团队申请视频 视频 : 南风窗杂志 1、★光线下的西茜:不见人恶,但见人苦2、★破解城中村用电瓶颈的“广州经验”3、★世界经济版图变迁看“枢纽型网络城市”的未来4、★外国领导人卸任意味着什么

VR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科技最前沿的热点,并将引领未来的趋势,或许还会根本性地重构人类世界.

文∣本刊记者 石勇

这是《南风窗》记者感到最困难的一次访谈.它实际上已经不叫“对话”了,在知识的“地位”上,我只有提问和请教的份.访谈的对象是翟振明,中山大学哲学教授.

这是一个值得倾听的身份.但让我感到困难的不是这个身份,而是翟教授的另一个身份: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主任.

这两个身份一重合,我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在中国,一个哲学家同时也是科技最前沿的科学家,似乎已经可以称之为一个奇迹了.

当科学处在突破性、颠覆性的前夜时,就碰到了基础性、终极性的问题—那是哲学的地盘,这个时候,科学研究变成了哲学思考,不懂哲学几乎就玩不下.而当哲学要颠覆一个固有的人类认知框架,让我们“看到”另一个此前从未想象得到的世界时,如果不具备科学的思维,那也很难让这个世界清晰地显示,更不用说让它变成“现实”.所以,按照学术分科的思维,很难说翟振明搞的是哲学,还是科学.

翟老师倒没有这种困惑.在他眼中,“哲学”和“科学”不过是一个标签而已.世界是一个整体,学科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角度,而标签的功能更是简单,只是为了方便,此外什么也不是.

访谈他,是因为“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这个话题的刺激.我们需要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去关注它.

VR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科技最前沿的热点,并将引领未来的趋势,或许还会根本性地重构人类世界.我们从《黑客帝国》、《阿凡达》等电影已经非常有限、但却较为形象地受到了一些启蒙.而在这方面,1998年的时候,翟振明在他的英文著作《Get Real: A Philosophical Adventure in Virtual Reality》(2007年翻译为中文版《有无之间:虚拟实在的哲学探险》)就已经令人惊叹地思考过了,并画出了指向未来的VR的“路线图”.他现在在中山大学所做的人机互联实验,正是VR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从它成立后到现在,这个实验室已经引爆了政府部门、大学、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关注.翟振明也成为一些公司的首席科学家.

大多数哲学家都有一个特征:不装.翟振明一点也不摆出“牛人”的样子.甚至,1957年出生,至今已59岁的他还保持着一种童真,和那些在权力、金钱或庸常生活中过度世俗化的人并不是同一个物种.一个面对世界拥有纯净心灵的人确实可以在气质上保持年轻.

他不仅仅在专业领域上厉害,论唱歌、画画、作曲、演奏各种乐器,也是一把好手.在他的办公桌上,我发现了一首歌的曲谱手稿.

一本神书

《南风窗》:我相信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惊奇:一个最具科技前沿的人机互联实验室,竟然是由一个哲学教授弄出来的.但我们当然也知道,历史上很多哲学家同时也是科学家,比如笛卡尔、莱布尼茨.当然像爱因斯坦、玻尔等科学家思考科学问题时,实际上也是在进行哲学思考.你是何时具备科学家思维的?

翟振明:我本科时是在北京钢铁学院读的,后来在中山大学读哲学研究生,1986年赴美国留学并任教,在美国14年后,又回到中山大学.本科毕业后我曾经分配在一家钢铁厂工作,当时纯粹工科啊.不到一年时间,我就把某个技术指标提高了50个百分点.当时很多人就知道我了,就有人约我写稿.我在当时最顶尖的冶金工程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钢铁学院的一个教授还叫我回去考他的研究生.

扯这些,我是想说,其实你所说的哲学科学之类,我都会呀.我从来就没有把它们分开,没有什么专业(的概念).我会编程,你让我教普通物理学,大学低年级的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南风窗》:没有专业的限制就是最专业的.你能够在哲学、科学、绘画、作曲、编程上都很厉害,是因为把它们都视为人的能力的一个部分?

南风窗:百年中国186-南风窗

翟振明:对呀.它们是一起的.

《南风窗》:那你搞VR,还有这个人机互联实验就很自然了.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是2014年3月成立的.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它成立呢?背后有没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翟振明:一切都要从《有无之间》这本书开始.大概在2013年的时候,工信部的一个副部长,让广东省某个厅的副厅长来向我要书.这个副厅长是我的老熟人,于是就找到我了,说部长要看这本书.我就拿给他了.后来学校知道这个事情了,说怎么回事?一个副部长要来看这本书,看来这本书挺有价值的.于是,这本书复印了一些,拿给了学校的校长、副校长看.当时就有懂行的说,这是真东西啊.后来,那个副厅长也敏锐地捕捉到了契机,觉得这是最新的一个科技领域,值得做一下.于是,整合多方资源,这个实验室就做成了.搞成之后,来了很多官员.

《南风窗》:投了多少钱?

翟振明:开始是150万元.后来政府要拨款200万元扶持,让我填表,要填实验室有多少人,高级职称有多少之类,中山大学就我一个人啊,我没有填,不要了.我以前,除了刚回国时不得不申请,后来再也未申请过什么纵向项目.

《南风窗》:钱够吗?

翟振明:实验室一成立就轰动了.当时很多官员来之后,各地的媒体也跟着来了.然后很多嗅觉灵敏的科技公司也知道了.他们想跟我合作,想要我的技术啊.而且有些公司聘请我做他们的首席科学家.于是,签了一些合同,现在钱支撑实验室运转没有问题.

《南风窗》:你一个人能玩转实验室吗?

翟振明:有合作的公司在这里干活.

《南风窗》:实验室现在有哪些影响?

翟振明:说起这个挺有意思的.影响不仅仅是对政府部门搞科技创新提供了一个思路,也不仅仅是各个大的科技公司看到了一个新的产业,以及支撑这个新的产业的技术,这是一个可见的“风口”;它还在人文学者那儿刮起了一股小小的思维风暴—研究文学和传媒的都关注VR了,我还因为这个刚刚被邀请到英国出席电影节,因为VR概念进入了电影.

VR世界

《南风窗》:我们来说说VR.我不懂,我想很多人也不懂,你来给我们科普科普一下.

翟振明:好.

《南风窗》:我们先从最简单的现象开始.幻觉,假设我有一个幻觉,我面前好像出现了一个神仙,我进入这个幻觉,和我在现实中可能有这个幻觉的那个状态,显然是不一样的.这不算VR 吧?

翟振明:这当然不算啦.幻觉只是你自身的生理- 心理现象,仅此而已.

《南风窗》:好,现在,我不是处在幻觉中了,我是在看一场电影,3D 电影,特别刺激,给我身临其境的感觉.算不算VR ?

翟振明:完全不算.原因很简单,无论它玩得多夸张,多逼真,让你多么high,你和它并没有任何互动,你的身体和它是绝缘的,语言、动作、感官,没有影响到它.你只是在观看,它是一套早就做好的程序,一一向你呈现画面而已.你只是看到了另一个貌似的世界,并没有进入另一个世界,仍然是在你所在的“现实”里.用一句话来总结,你不能用你的语言、动作、感官等通过互动去改变它,以致可以让你进入另一个世界,就跟VR 不沾边.

《南风窗》:所有电影电视视频类,跟VR 都没关系.而直播按你的说法当然也不算VR,但它存在互动,所以现在比较火.看来人类还是挺喜欢用自己的动作、语言、感官去进入一个“虚拟现实”的,哪怕并没有真的进入,而只是有了点互动.

电视电话会议也不算VR ?

翟振明:当然不算啦.你只是通过屏幕,看到了别人坐在另一个城市的会场里开会而已,你们只是通过技术手段看上去在空间上拉近,搞得自己好像是在一起开会而已,但空间的距离并没有消失.你们同样没有通过互动进入另一个空间,赛博空间,并不是在赛博空间里面对面地开会,大家只能通过屏幕才能看到对方的影像.只有通过某种技术,你虽然在广州,他虽然在北京,但你们进入了一个赛博空间,面对面开会了,原来的空间距离消失了,这才是VR.

《南风窗》:好.现在我们知道了,幻觉不是VR,所有已经编码好程序,一一向我呈现的东西,无论是电影电视视频还是电视电话会议,也不是VR.推论一下, 纵一个机器人,我玩电子游戏,也都不是VR,一切都是编好了程序给我,我按按钮,它会根据编码好了的程序来反应,不存在我跟物的互动,我更没有进入一个赛博空间.什么时候算是我跟物不是按编码好了的程序互动呢?比如我刚才戴你的那个头盔,我在一个新的空间里看到了有个怪兽,我一拳头打过去,他就闪下去了,这个时候,它闪下去不是按编好了的程序作出反应,而是根据我的动作来反应的?

翟振明:对啊.它以物理规律来和你作用相互造成的.VR 是利用各种物理规律(当然还有其他规律)来进行人- 机、人- 物、人-人的互动.每个互动后的反应都是从来没发生过,以后再也不会发生的独特事件,正因为这一切事件不是预先编码好的,所以才有可能通过技术来构造一个新的世界.

《南风窗》:我在一些游乐场看到有这样的游戏:一个人坐在类似于摩托车的游戏机上,前面是一块屏幕,然后,他“发动”了“摩托车”,用自己的手势和感官不停地“操纵”,当他这样做时,自己好像已经出现在了屏幕里,屏幕里的“摩托车”和自己,也在手势和感官的“操纵”下不停地转变摇晃.这算不算VR ?

翟振明:有一点这个意思了,因为你的手势和感官,在一个“虚拟现实”(屏幕)里,通过物理规律已经和物互动了,并且,改变了物,你已经在里面处在某种状态了.但你仍然没有“忘记”你只是在玩游戏.所以严格来说,这只是沾了点边,即利用了VR 的一点技术而已.

《南风窗》:什么算是真正的VR ?比如我通过你的技术手段,进入了一个赛博空间,我在里面,看到了有一张桌子,我用拳头轻轻地击打了一下,没有什么动静,然后,再用力推了一下,桌子移动了,而这一切,不是编好程序来作出反应的.用你的理论,就是我在捕捉到桌子的同时,通过各种物理规律,它也能捕捉到我的动作力量等,然后,自动地产生相应的输出.这就很真实了,跟在我们现在的现实中一样.

是不是这样?

翟振明:对.那一刻,它计算出了你的动作怎么样,然后它再怎么样.所以你看到,VR 其实就是通过技术手段,把各种规律给设计进去,所以它并不需要有一个固定的程序来执行那一套死的动作.一切都是可以互动的.

《南风窗》:现在我一定要问一下,VR 和“缸中之脑”(美国哲学家普特南阐述的一个思想实验,大意是人的大脑被连在一台计算机上,他的“意识”就是计算机所按照程序给他传送的信息.普特南问我们如何可以保证自己不是处在这个困境之中)有什么区别?

翟振明:完全不搭边.“缸中之脑”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东西.你在这种状态下是否还有自我意识都是可疑的,因为你很可能变成了一台被操纵的机器.“缸中之脑”何时变成没有意识了,我们不会知道.

《南风窗》:计算机的信息一输入进去,直接就把我原来的意识给抹掉了,用它的信息取而代之.它给我输入了我很快乐这样的一个信息.

翟振明:其实,是否还有“快乐”,我们也无从判断.VR 用的是感官,自然感官.人不是被操纵的机器,而是一个主体.没有什么弄到你的脑中枢里去.

那个世界的

《南风窗》:VR 有它的哲学基础.我来想象一下我进入了“VR 状态”,一种很奇妙也很爽的状态,它相当于是这个现实世界之外的一个世界,它当然也是真实的,也许更真实.我现在在广州,但是,通过你的那些技术手段,我好像已经到了北京,在跟一个朋友聊天.在这个时候,我碰到了两个大问题.

第一个是意识问题.我现在明明知道,即意识到我是在广州呀,无论玩了什么手段,我的身体始终还是“在”广州呀,我怎么可能真的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在北京,而不是在广州呢?

就意识来说,我们都知道,它是一种功能,不是一种实体,那些把意识理解为神经效应的科学家、心理学家犯了简单的还原论错误,我认为在认知上是一种出老千的行为:明明研究的是A,却把它当成B 问题来研究.可我还是不明白,意识需要有一个“物质基础”吧,它在我大脑里.但我的大脑明明就在广州呀.

翟振明:意识在哪里?打开大脑看看,不在嘛.测一下神经?那也是电脉冲,不是意识.意识根本不存在“在哪儿”的问题嘛,你还是用了空间、实体概念.它既不在广州,也不在北京.

《南风窗》:好.我想我理解了.我意识到我好像还在广州,那就证明我实际上就像打游戏一样,感官没有搬到北京.那我就没有进入VR 状态.我必须要通过技术手段把感官搬到北京,这个时候,就不存在还意识到在广州的问题了?

翟振明:对呀.你的感官都搬到北京了,你就意识到是在北京了.VR 恰恰就是把你的感官给搬到了一个空间.

306南風窗-百年中国 视频时长:05:31 306南風窗-百年中国 播放:43596次 评论:9506人

《南风窗》:但我的身体明明就在广州呀.我确信我在没有进入“VR 状态”时人真的在广州,而且,好像我也没有瞬间就飞到了北京.你搬的只是我感官的功能吧?我实体还是在广州呀.

翟振明:感官不就是身体呀?就是因为不是妈妈给的,就不是身体了?而且,重要的不在这里,而是,在VR 里,你处在的已经不是这个现实的空间了,搬感官的功能就是搬实体了,而且实体是可以互换的.你这是在用这个“现实世界”的思维去看VR.

《南风窗》:说到空间,就是我所碰到的另一个大问题.你好像说过,以往的很多技术手段只是解决了空间的距离问题,即缩短了、拉近了,比如大家坐飞机从广州到北京,大家分别在不同的城市微信视频聊天,打电话,无论怎么样,都会意识到分处于不同的空间.我理解为空间对人总有一个“定位”.但V R 让人脱离这样的一个空间了,无法定位了.

这个时候,我产生了一种疑惑:谁是我?是现实世界中在广州的那个我,还是在VR中在北京的那个我?按你的说法,如果把身体互换,那哪个身体是我的?我发现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新思考了.

翟振明:对呀.比如你说政治哲学,是建立在空间、国界的基础上的.空间、国界一打破,你的体系就被颠覆了.我教 学呀,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南风窗》:VR 所产生的 问题,恐怕比“克隆人”曾经产生的还要严重.克隆人产生的 问题无非就是这样干人还有没有尊严,该不该把“他”算是一个“人”,享有各种道德和法律权利.但VR 好像不是这样了.它涉及到了主体这个前提性问题,哪一个才是我呀?

翟振明:严重得多.

《南风窗》:V R 有可能变成“美丽新世界”吗?

翟振明:它可能变成“美丽新世界”那种恶托邦,也可能变成破除了各种疆界和隔阂的“自由人的联合体”.

《南风窗》:你是哲学家,面对有可能产生的技术上的 、社会后果,有没有一个思想上的解决方案?

翟振明:我现在就是要提出来让大家讨论啊.必须有一个大契约一类的东西.比如第一条就是不能被用来进行权力控制和利益操纵.不能把人作为客体、工具来使用.人必须是主体,要保有主体的尊严.信息控制不能被外在力量输入到人的大脑里,不能这样,必须往外走.第二条,就是哪些东西是我们想要的,哪些不想要,要有 共识.这就是需要有一个“造世 学”.

《南风窗》:好像挺遥远,好像又不远.翟振明:我们不能只是等待,这是我们自己要去做的事情.

更多南风窗感官论文范文

1、群体归属感哪里去了

2、“海丝”国家经济现状

3、优步被并吞,海龟干不过“土鳖”的宿命?

5、这些欧洲国家为何来太平洋军演?

6、太行山深处的盲艺人

南风窗杂志论文参考文献总结:

关于南风窗感官方面的论文题目、论文提纲、南风窗感官论文开题报告、文献综述、参考文献的相关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

杂志南风 杂志铺订阅 杂志铺订杂志怎么样 杂志铺订阅杂志 杂志铺杂志订阅网 怎么下载杂志

南风窗感官论文写作资料视频

视频时长:05:23 2011年南风窗调研中国——苏州大学卫管之队 视频时长:05:43 《南风窗》赣县中学2015年庆元旦教职工文艺晚会 视频时长:05:54 南风窗 调研中国 - 凤鸣东吴团队 视频时长:00:09 南风窗:治党必先治吏 视频时长:02:26 南风窗:高速公路成为“高价公路” 视频时长:05:33 《南风窗》调研中国-日新队-华东交通大学 视频时长:00:18 南风窗:政治改革的挑战与选择 视频时长:04:31 南风窗——辽南滨海湿地调研计划 视频时长:02:35 南风窗: 之痛 视频时长:00:26 南风窗:“文革”上海写作组的那些事儿 视频时长:00:16 南风窗:用工荒 转型中国的节点 视频时长:01:14 《南风窗》:员工坐着上班[杂志天下] 视频时长:00:12 南风窗:中国人,“心”安何处? 视频时长:04:39 百年中国48-城市7.南风窗 视频时长:02:50 2013《南风窗》调研中国 苏州大学 苏愿课题组 视频时长:02:00 南风窗:各地出台治堵新措施“新政”能否破“困局”? 视频时长:00:36 南风窗:上海重回世界之巅
去除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