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导航
世界科学和科技前沿资讯,报道趣味科学技术新闻,探索未知的自然科学之秘,揭秘中国神秘神奇事件真相,普及最新的科普知识!
文章98463324浏览8338728本站已运行896

姑妈照片!复活(节选)

主要论述了姑妈照片论文范文相关参考文献文献

泰国姑妈墙上的照片 视频 : 旋风少女续写百草姑妈 1、★揭秘震惊全国的灵异事件95成都僵尸事件2、★80年代的黄河透明棺材的灵异事件3、★李斯羽事件全程曝光!舆论出现大反转!4、★世界上最贵的矿泉水,敢喝吗?

【俄】列夫·托尔斯泰

对,她就是卡秋莎.

聂赫留朵夫同卡秋莎的关系是这样的.

聂赫留朵夫第一次见到卡秋莎,是在他念大学三年级那年的夏天.当时他住在姑妈家,准备写一篇关于土地所有制的论文.往年,他总是同母亲和姐姐一起在莫斯科郊区他母亲的大庄园里歇夏.但那年夏天他姐姐出嫁了,母亲出国到温泉疗养去了.聂赫留朵夫要写论文,就决定到姑妈家去写.姑妈家里十分清静,没有什么玩乐使他分心,两位姑妈又十分疼爱他这个侄儿兼遗产继承人.他也很爱她们,喜欢她们淳朴的旧式生活.

那年夏天,聂赫留朵夫在姑妈家里感到身上充满活力,心情舒畅.一个青年人,第一次不按照人家的指点,亲身体会到生活的美丽和庄严,领悟到人类活动的全部意义,看到人的心灵和整个世界都可以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他对此不仅抱着希望,而且充满信心.那年聂赫留朵夫在大学里读了斯宾塞的《社会静力学》.斯宾塞关于土地私有制的论述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由于他本身是个大地主的儿子.他的父亲并不富有,但母亲有—万俄亩光景的陪嫁.那时他第一次懂得土地私有制的残酷和荒谬,而他又十分看重道德,认为因道德而自我牺牲是最高的精神享受,因此决定放弃土地所有权,把他从父亲名下继承来的土地赠送给农民.现在他正在写一篇论文,论述这个问题.

那年他在乡下姑妈家的生活是这样过的:每天一早起身,有时才三点钟,太阳还没有出来,就到山脚下的河里去洗澡,有时在晨雾弥漫中洗完澡回家,花草上还滚动着露珠.早晨他有时喝完咖啡,就坐下来写论文或者查阅资料,但多半是既不读书也不写作,又走到户外,到田野和树林里散步.午饭以前,他在花园里打个瞌睡,然后高高兴兴地吃午饭,一边吃一边说些有趣的事,逗得姑妈们哈哈大笑.饭后他去骑马或者划船,晚上又是读书,或者陪姑妈们坐着摆牌阵.夜里,特别是在月光溶溶的夜里,他往往睡不着觉,原因只是他觉得生活实在太快乐迷人了.有时他睡不着觉,就一面胡思乱想,一面在花园里散步,直到天亮.

他就这样快乐而平静地在姑妈家里住了一个月,根本没有留意那个既是养女又是侍女、脚步轻快、眼睛乌黑的卡秋莎.

聂赫留朵夫从小由他母亲抚养成长.当年他才十九岁,是个十分纯洁的青年.在他的心目中,只有妻子才是女人.凡是不能成为他妻子的女人都不是女人,而只是人.但事有凑巧,那年夏天的升天节(基督教节日,在复活节后四十天,五月一日至六月四日之间),姑妈家有个女邻居带着孩子们来作客,其中包括两个小姐、一个中学生和一个寄住在她家的农民出身的青年画家——

吃过茶点以后,大家在屋前修剪平坦的草地上玩“捉人’’游戏.他们叫卡秋莎也参加.玩了一阵,轮到聂赫留朵夫同卡秋莎一起跑.聂赫留朵夫看到卡秋莎,总是很高兴,但他从没想到他同她会有什么特殊关系.

“哦,这下子说什么也捉不到他们两个了,”轮到“捉人&,acute,’的快乐画家说,他那两条农民的短壮罗圈腿跑得飞快,“除非他们自己摔跤.”

“您才捉不到哪!”

“一,二,三!”

他们拍了三次手.卡秋莎忍不住格格地笑着,敏捷地同聂赫留朵夫交换着位子.她用粗糙有力的小手握了握他的大手,向左边跑去,她那浆过的裙子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聂赫留朵夫跑得很快.他不愿让画家捉到,就一个劲儿地飞跑.他回头一看,瞧见画家在追卡秋莎,但卡秋莎那两条年轻的富有弹性生的腿灵活地飞跑着,不让他追上,向左边跑去.前面是一个丁香花坛,没有一个人跑到那里去,但卡秋莎回过头来看了聂赫留朵夫一眼,点头示意,要他也到花坛后面去.聂赫留朵夫领会她的意思,就往丁香花坛后面跑去.谁知花丛前面有一道小沟,沟里长满荨麻,聂赫留朵夫不知道,一脚踏空,掉到沟里去.他的双手被荨麻刺破,还沾满了晚露.但他立刻对自己的鲁莽感到好笑,爬了起来,跑到一块干净的地方.

李茶的姑妈:泰国曼谷姑妈家里和给她看照片

卡秋莎那双水灵灵的乌梅子般的眼睛也闪耀着笑意,她飞也似的迎着他跑来.他们跑到一块儿,握住手.(在这种游戏中,被追的两人在一个地方会合,相互握手,表示胜利)

“我看,您准是刺破手了.”卡秋莎说.她用那只空着的手理理松开的辫子,一面不住地喘气,一面笑眯眯地从脚到头打量着他.

“我不知道这里有一道沟.”聂赫留朵夫也笑着说,没有放掉她的手.

她向他靠近些,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竟向她凑过脸去.她没有躲避,他更紧地握住她的手,吻了吻她的嘴唇.

“你这是干什么!”卡秋莎说.她慌忙抽出被他握着的手,从他身边跑开去.

卡秋莎跑到丁香花旁,摘下两支已经凋谢的白丁香,拿它们打打她那热辣辣的脸,回过头来向他望望,就使劲摆动两臂,向做游戏的人们那里走去.

从那时起,聂赫留朵夫同卡秋莎之间的关系就变了&,acute,那是一个纯洁无邪的青年同一个纯洁无邪的少女相互吸引的特殊关系.

只要卡秋莎一走进房间,或者聂赫留朵夫老远看见她的白围裙,世间万物在他的眼睛里就仿佛变得光辉灿烂,一切事情就变得更有趣,更逗人喜爱,更有意思,生活也更加充满欢乐.她也有同样的感觉.不过,不仅卡秋莎在场或者同他接近时有这样的作用,聂赫留朵夫只要一想到世界上有一个卡秋莎,就会产生这样的感觉.而对卡秋莎来说,只要想到聂赫留朵夫,也会产生同样的感觉.聂赫留朵夫收到母亲令人不快的信也罢,论文写得不顺利也罢,或者心头起了青年人莫名的惆怅也罢,只要一想到世界上有一个卡秋莎,他可以看见她,一切烦恼就都烟消云散了.

卡秋莎在家里事情很多,但她总能一件件做好,还偷空看些书.聂赫留朵夫把自己刚看过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屠格涅夫的小说借给她看.她最喜爱屠格涅夫的中篇小说《僻静的角落》.他们只能找机会交谈几句,有时在走廊里,有时在阳台或者院子里,有时在姑妈家老女仆玛特廖娜的房间里——卡秋莎跟她同住——有时聂赫留朵夫就在她们的小房间里喝茶,嘴里含着糖块.他们当着玛特廖娜的面谈话,感到最轻松愉快.可是到了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谈话就比较别扭.在这种时候,他们眼睛所表达的话和嘴里所说的话截然不同,而眼睛所表达的要重要得多.他们总是撅起嘴,提心吊胆,待不了多久就匆匆分开.

聂赫留朵夫第一次住在姑妈家,他同卡秋莎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两位姑妈发现他们这种关系,有点担心,甚至写信到国外去告诉聂赫留朵夫的母亲叶莲娜·伊凡诺夫娜公爵夫人.玛丽雅姑妈唯恐德米特里同卡秋莎发生暧昧关系.但她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聂赫留朵夫也像一切纯洁的人谈恋爱那样,不自觉地爱着卡秋莎,他对她的这种不自觉的爱情就保证了他们不致堕落.他不仅没有在肉体上占有她的 ,而且一想到可能同她发生这样的关系就心惊胆战.但具有诗人气质的索菲雅姑妈的忧虑就要切实得多.她生怕具有敢作敢为的可贵性格的德米特里一旦爱上这姑娘,就会不顾她的出身和地位,毫不迟疑地同她结婚.

如果聂赫留朵夫当时明确地意识到自己爱上了卡秋莎,尤其是如果当时有人劝他绝不能也不应该把他的命运同这样一个姑娘结合在一起,那么,凭着他的憨直性格,他就会断然决定非同她结婚不可,不管她是个怎样的人,只要他爱她就行.不过,两位姑妈并没有把她们的忧虑告诉他,因此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姑娘的爱情,就这样离开了姑妈家.

他当时满心相信,他对卡秋莎的感情只是他全身充溢着生的欢乐的一种表现,而这个活泼可爱的姑娘也有着和他一样的感情.临到他动身的时刻,卡秋莎同两位姑妈一起站在台阶上,用她那双泪水盈眶、略带斜睨的乌溜溜的眼睛送着他,他这才感到他正在失去一种美丽、珍贵、一去不返的东西.他觉得有说不出的惆怅.

“再见,卡秋莎,一切都得谢谢你!”他坐上马车,隔着索菲雅姑妈的睡帽,对她说.

“再见,德米特里·伊凡内奇!”她用亲切悦耳的声音说,忍住满眶的眼泪,跑到门廊里,在那儿放声哭了起来.(节选)

点评:

上文节选自《复活》第一部第十二章.

这是聂赫留朵夫第一次看到卡秋莎.此时的聂赫留朵夫还是一个学生,母亲给他的钱连三分之一都花不掉,他甚至可以放弃父亲名下的地产,分赠给他的佃户,可见他是一个富有自我牺牲精神、乐意为一切高尚事业献身的正派青年.他关心的是精神世界里的“我”.

照片 016 视频时长:00:26 照片 016 播放:42094次 评论:7601人

此时的玛丝洛娃还叫卡秋莎,她的地位介于侍女与养女之间.她会缝补擦拭,也能看书读报.虽说出身并不好,只是个农民的女儿,不过跟着有钱的教母一起生活,长到16岁,日子过得也无忧无虑.

对聂赫留朵夫和卡秋莎而言,真实的生活尚未打开,上帝创造的世界只是一个谜,这个世界里自然包括恋爱.

这一切成了滋养初恋的温床.那是他们一生中第一次对异性产生了一种不自觉的喜欢,是青春期纯洁而美好的感情,没有阶级,不分地位,忘却身份.正如作者所说,这只是“一个纯洁无邪的青年同一个纯洁无邪的少女相互吸引的特殊关系”.

若即若离、似是而非、情不自禁、热切期盼……这些依稀的朦胧才是爱情最初最美的颜色.

复 活

【俄】列夫·托尔斯泰

老太婆从一扇门里走出来,后面跟着玛丝洛娃.玛丝洛娃穿一件条纹连衣裙,外面系着白围裙,头上扎着一块三角巾,盖住头发.她一看见聂赫留朵夫,脸刷地红起来,迟疑不决地站住,然后皱起眉头,垂下眼睛,踏着走廊里的长地毯快步向他走来.她走到聂赫留朵夫跟前,本想不同他握手,但后来还是向他伸出手,她的脸涨得越发红了.自从上次他们谈话时她发了脾气又道了歉以后,聂赫留朵夫还没有见到过她.他料想她今天的心情同上次一样.但今天她完全不同,脸上出现了一种新的表情:拘谨,羞怯,而且聂赫留朵夫觉得她对他很反感.他对她说的话同刚才对医生说的话一样.他告诉她他将去彼得堡,并且把装着他从巴诺伏带来的照片的信封交给她.

“这是我在巴诺伏找到的,一张很旧的照片,说不定您会喜欢的.拿去吧!”

她扬起黑眉毛,用她那双斜睨的眼睛惊奇地瞅了瞅,仿佛在问这给她做什么.然后默默地接过信封,把它插在围裙里.

“我在那里看到了您的姨妈.”聂赫留朵夫说.

“看到了?”她冷冷地说.

“您在这儿好吗?”聂赫留朵夫问.

“没什么,挺好.”她说.

“不太苦吧?”

“不,不算什么.可我还没有过惯.”

“我很替您高兴.总比那边好一些.”

“‘那边’指什么地方?”她问,顿时脸上泛起了红晕.

“那边就是牢里.”聂赫留朵夫赶快回答.

“好什么呀?”她问.

“我想这里的人好些.不像那边的人.”

“那边好人多得很.”她说.

“明肖夫母子的事我奔走过了’但愿他们能得到释放.”聂赫留朵夫说.

“但愿上帝保佑,那老太婆人真好.”她说,再次表示她对那个老太婆的看法,接着微微一笑.

“我今天要上彼得堡去.您的案子很快就会受理.我希望能撤销原判.”

“撤销也好,不撤销也好,如今对我都一样.”她说.

“为什么说‘如今都一样’?”

“不为什么.”她说,用询问的眼光瞅了—下他的脸.

聂赫留朵夫把她这句话和这个眼光理解为她想知道他是不是坚持他的决定,还是接受了她的拒绝而改变了主意.

“我不知道为什么对您都一样.”他说,“不过对我来说,您无罪释放也好,不释放也好,倒真的都一样.不管情况怎样,我都将照我说过的话去做.”他坚决地说.

她抬起头来.她那双斜睨的黑眼睛又像瞅着他的脸,又像瞅着别的地方.她整个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神采.不过她嘴里所说的同她眼睛所说的截然不同.

“您何必说这种话呢!”她说.

“我说这话是要让您明白我的心意.”

“这事您已经说够了,用不着再说了.”她好容易忍住笑说.

病房里不知怎的喧闹起来,传来孩子的哭声.

“他们好像在叫我.”她不安地回头望望说.

“好吧,那么再见了,”他说.

她假装没有看见他伸出手来,没有跟他握手就转过身,竭力掩饰她的得意神气,沿着走廊的长地毯快步走去.

“她身上起了什么变化?她在想些什么?她有什么感受?她是要考验我,还是真的不能原谅我?她是没法把她的思想和感受说出来,还是不愿说?她的心肠变软了,还是怀恨在心?”聂赫留朵夫问自己,却怎么也无法回答.他只知道一点,那就是她变了,她的心灵里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个变化不仅使他同她联结起来,而且使他同促成这变化的上帝联结起来.

这样的联结使他欢欣鼓舞,心里充满温暖.

玛丝洛娃回到放有八张童床的病房里,听从护士的吩咐开始铺床.她铺床单的时候腰弯得太低,脚底一滑,差点儿跌跤.一个脖子上扎着绷带的男孩正在休养,看见她差点儿跌跤,笑起来.玛丝洛娃也忍不住,在床边上一坐,发出响亮而富有感染性的笑声,逗得几个孩子都哈哈大笑.护士生气地对她嚷道:“笑什么?你以为你还在原来那种地方吗!快去拿饭来.”

玛丝洛娃不作声,拿起食具到护士吩咐她的地方去,但她同那个扎着绷带、被护士禁止笑的男孩相互看了一眼,又扑哧一声笑出来.这天白天,当房间里没有人时,玛丝洛娃几次从信封里取出照片,欣赏-下.晚上下班以后,她回到同另一个助理护士合住的房间里,又把照片从信封里取出来,含情脉脉地一动不动仔细察看着照片上的那几个人、他们的服装、阳台的台阶、灌木丛,以及灌木丛前面他的脸、她的脸和两位姑妈的脸,看了好半天.她看着这张发黄的褪色照片,怎么也看不够,特别是对她自己,对她那张额上鬈发飘飞的年轻美丽的脸看得出了神.她看得这样专心致志,连那个跟她同住的助理护士走进屋子,她都没有发觉.

“这是什么?是他给你的吗?”身体肥胖、心地善良的助理护士弯下腰来看照片,问道,“难道这是你吗?”

“不是我又是谁?”玛丝洛娃笑吟吟地瞧着同伴的脸说.

“那么这是谁?就是他?这是他母亲吗?”

“是姑妈.难道你认不出来?”玛丝洛娃问.

“怎么认得出来?一辈子也认不出来.整个模样都变了,我看离现在都有十年了吧!”

“不是几年,是隔了一辈子.”玛丝洛娃说.她的活泼样儿顿时消失.脸色变得阴郁,眉毛之间凹进去一条皱纹.

“怎么样,那边的生活一定很轻松吧.”

“哼,轻松,”玛丝洛娃闭上眼睛,摇摇头说:“比服苦役还要苦.”

“那怎么会?”

“就是这样.从晚上八点钟忙到早晨四点钟.天天这样.”

“那大家为什么不抛下这种生活呢?”

“抛是想抛的,可是办不到.说这些做什么!”玛丝洛娃说着,霍地站起来,拿起照片往抽屉里一扔,好容易忍住愤怒的眼泪,砰的一声带上门,跑到走廊里.刚才她瞧着照片,觉得自己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迷迷糊糊地想象着她当年是多么幸福,现在要是同他在一起又将是多么幸福.同伴的话使她想起她现在的处境,也使她想起当年在那边的生活——那种生活的痛苦,她当时只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却不让自己去深入思量.现在她才清楚地想起那些痛苦的夜晚,特别是谢肉节的夜晚,她在等待那个答应替她赎身的大学生.她想起那天她穿着一件洒迹斑斑的袒胸红绸连衣裙,蓬乱的头发上系着一个大红蝴蝶结,精疲力竭,浑身虚弱,喝得醉醺醺的,直到深夜两点才把客人们送走.趁跳舞间歇,她在那个瘦得皮包骨头、满脸粉刺的给小提琴伴奏的弹钢琴女人旁边坐下,向她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弹钢琴女人也诉说她处境的苦恼,很想改变环境.这当儿,克拉拉也走到她们跟前.她们三人立刻决定抛弃这种生活.她们以为这个夜晚已经过去,刚要走散,忽然听见有几个喝醉酒的客人在前厅喧闹.小提琴手又拉起前奏曲,女钢琴师使劲敲着琴键,弹奏卡德里尔舞(四人组成两对的舞蹈,包括六个舞式)曲第一节,用的是一首欢乐的俄罗斯歌曲.一个穿燕尾服、系白领带的矮小男人,满头大汗,酒气醺天,打着饱嗝,走过来一把搂住她的腰.到弹第二节时,他又把燕尾服脱掉.另外一个留大胡子的胖子,也穿着燕尾服(他们刚从一个舞会上出来),搂住了克拉拉的腰.他们旋转,跳舞,叫嚷,喝酒,闹了好一阵……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一年又_年过着同样的日子.一个人怎么能不变!归根结蒂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对他的旧恨顿时又涌上她的心头.她真想把他训斥一番、痛骂一顿.她后悔今天错过机会没有再对他说:她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她决不受他欺骗,不让他在精神上利用她,就像从前在肉体上利用她那样,也不让他借她来显示他的宽宏大量.她又是怜惜自己,又是徒然责备他.她很想喝点酒来浇灭心头的痛苦.要是她此刻在监狱里,她就会不遵守诺言,喝起酒来.在这里要喝酒,除了找医士,没有别的办法,可是她害怕医士,因为他老是纠缠她.现在她厌恶同男人来往.她在走廊长凳上坐了一会儿,然后回到小屋子里,没有答理同伴的话,而为自己饱经沧桑的身世哭了好半天.(节选)

点评:

上文节选自《复活》第二部第十三章.

时隔十年,聂赫留朵夫作为陪审员再一次见到了卡秋莎.卡秋莎现在叫玛丝洛娃,已经沦为娼妓,酒不离手,顾盼生姿的眼眉间染尽了风尘,此番入狱是被诬告犯了杀人罪.

再次见到卡秋莎,她惊人的巨变震撼了聂赫留朵夫的灵魂,使聂赫留朵夫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悔恨.过去诱惑玛丝洛娃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残忍和卑鄙,他认定自己是毁掉玛丝洛娃的罪魁祸首.他为了帮助玛丝洛娃脱罪,四处奔走、拜访庭长、屡次探望玛丝洛娃,他甚而想要和玛丝洛娃结婚,请求她的原谅,以此来赎罪.

在聂赫留朵夫的努力下,玛丝洛娃暂且在监狱医院任助理护士.在探望她之前,聂赫留朵夫把土地分给了农民,做了他年轻时想做的事,他去了那个刻骨铭心的地方,去探寻那个死去的孩子的消息,他也带回了老照片,希望以此唤回玛丝洛娃的爱情.

要知道,照片除了引起玛丝洛娃的回忆和感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用处.那段回忆与伤感只有让玛丝洛娃更加怨恨这个残忍不公的现世.对于玛丝洛娃而言,这是自我放纵、自我堕落的十年,这十年就像一生那么长,当年的卡秋莎早已随着那个在站台上痛哭的身影消失不见了.十年的苦痛岂能在瞬间抹去?十年的沧桑岂能因聂赫留朵夫想要忏悔便一笔勾销?现在的玛丝洛娃有的只是怨恨与痛苦,对玛丝洛娃而言,谁知道聂赫留朵夫现在所做的一切不是另一种精神上的利用呢?

更多姑妈照片论文范文

1、惊悚!全球5个死而复生的案例

2、亚洲首富最新出炉,蝉联多年的首富易主!新首富陌生又熟悉!

3、揭云南摸奶节真相:女子 随便摸?

4、揭秘!乐山大佛闭眼流泪背后的故事:佛祖心系芸芸众生

5、爱情的容量

6、神秘的微音

旋风少女续写百草姑妈论文总结:

适合不知如何写姑妈照片方面的相关专业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以及关于姑妈照片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姑妈照片论文视频

视频时长:00:21 照片 017 视频时长:01:03 照片 014 视频时长:00:27 照片 009 视频时长:00:07 照片 015 视频时长:00:38 照片 013 视频时长:00:01 照片 010 视频时长:00:07 照片 011 视频时长:01:28 照片 012
去除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