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乡土,发现故乡:现代乡土小的“民俗”视野-论文范文参考
科技导航
世界科学和科技前沿资讯,报道趣味科学技术新闻,探索未知的自然科学之秘,揭秘中国神秘神奇事件真相,普及最新的科普知识!
文章98463324浏览8338728本站已运行896

民俗乡土!发现故乡:现代乡土小的“民俗”视野

本论文可用于民俗乡土论文范文写作参考研究。

乡土乡情-2016-4-8-第8期-民俗博物馆-4-1080p 视频 : 闽南乡土民俗 1、★乡土民俗的地理科学性2、★乡土景观其对现代景观设计的意义3、★80年代的黄河透明棺材的灵异事件

袁红涛

(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上海200235)

[摘 要]研究者多将20世纪20年代乡土小说作家对故乡“民俗”的呈现视为是一种客观写实性反映,却忽略了乡土小说创作与这一时期“民俗”概念的引进、作家“民俗”视野的建构之间的互动关系,究其底乃是对“民俗”这一概念的历史性缺乏敏感.因为“民俗”是一个现代概念,把故土的种种行为方式、生活习惯视为“民风民俗”来进行写作和评论乃是一种现代性现象.对“民俗”视野建构过程的分析将深化对乡土小说现代性内涵的认识.

[关键词]乡土小说;“民俗”;现代性

[中图分类号]1 206.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4 - 1710( 2010) 03 - 0080 - 04

1923年前后乡土小说创作渐成潮流.师承鲁迅而开始创作的一代年青的乡土小说作家们,如潘训、许杰、许钦文、鲁彦、徐玉诺、蹇先艾、彭家煌、台静农、黎锦明、王任叔等,大多以自己的故乡回忆为基础,带着淡淡的乡愁讲述乡土社会的人和事.他们常常写到婚娶、丧葬、祥梦、祈福、械斗诸如此类的风俗画面,其对于各自家乡风物习俗的展现成为这一流派的显著特征.研究者评价“乡土写实流派中地方色彩至为浓郁的作品,往往具有民俗学价值,可作民俗学者的参考”,倾向于认为这些作品是对乡土“民俗”的一种客观写实性反映,却对于作家何以如此、何以能够展现故土“民俗”缺乏有意识的探究.究其底乃是对“民俗”这一概念的历史性缺乏敏感,忽略了对乡风民俗的叙述与这一时期“民俗”概念的引进、作家“民俗”视野的建构之间的互动关系.其实“民俗”是一个现代概念,把乡土社会的种种行为方式、生活传统视为“民风民俗”来进行写作和评论是一种现代性现象.

对于20世纪20年代乡土小说有诸多解读角度,不过在小说写作、发表的当时,批评家多从揭示和批判宗法制社会中群众野蛮、愚昧的劣根性的角度来诠释小说的意义.认为它们展现了“原始”、“野蛮”的“民俗”,是其时最为集中的意见.如仅关于较早开始乡土文学创作的许杰,茅盾即指出“他的农村生活的小说是一幅广大的背景,浓密地点缀着特殊的野蛮的习俗,如《惨雾》中的械斗”,“《惨雾》所表现的是一个原始性的宗法的农村”,显示了“农民自己的原始性的强悍和传统的恶劣的风俗”.后来王瑶在《中国新文学史稿》中也采用此说.这一批评话语延续至今,现代文学史家评价许杰的《惨雾》“元气淋漓地写出了村人们为本村的名誉和财富而战的好胜斗狠的民风,惊心动魄地揭示了私有观念和野蛮民风结合所造成的血的悲剧.”此外,其时人们在评论其他乡土小说时候也时常用到“习俗”、“民俗”、“民风”等字眼,比如鲁迅点评蹇先艾的《水葬》“对我们展示了‘老远的贵州’的乡间习俗的冷酷,等贵州虽远,但大家的情境是一样的.”然而,故土的生活之所以显示出“原始”、“野蛮”、“冷酷”的面相,正是因为其被视作“民俗”来叙述的结果.因为“民俗”概念本身就是作为现代性的一个他者而被建构起来的.

美国学者布朗纳如此追溯民俗学的发生:“当西方社会更多地意识到正在兴起的现代行为方式与四面楚歌的传统生活之间的差异时,民俗学家就出现了.”正因为要解释和证明“人类文化的进步”,为欧洲现代文明的飞速发展提供依据,现代意义上的民俗学才应运而生.英国民俗学家博尔尼在1914年提供了一个早期的关于“民俗”的权威解释:

英语中“Folklore”(民俗)一词,按字面的解释是“民众的知识”(the learning of the people).等这个词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公认的普通术语,它把流行于落后民族或保留于较先进民族无文化阶段中的传统信仰、习俗、故事、歌谣和俗语都概括在内.、5一“民俗”概念本身是作为现代性的一个他者或映像而被建构起来的.而在20世纪20年代,历史悠远的乡土传统之所以作为“民风民俗”呈现在乡土小说中,正是因为在这一时期民俗学的引进和“民俗”概念的建构,开启了新文学作家们看取乡土生活的“现代”视野,引导其在乡土中国发现了“他者”.

对于民俗与乡土文学内在联系的建立,周作人有重要贡献:在1921年时他即明确提示“民俗”研究与文学创作的关系:

希腊的民俗研究,可以使我们了解希腊古今的文学.,若在中国想建设国民文学,表现大多数民众的性情生活,本国的民俗研究也是必要,这虽然是人类学范围内的学问,却于文学有极重要的关系.

甚至民俗学的引进本身也首先不是基于学术兴趣而是与新文学相联.1920年歌谣研究会成立,1922年《歌谣周刊》创刊并发表宣言:“本会搜集歌谣的目的共有两种:一是学术的,一是文艺的.我仍相信民俗学的研究在今天的中国确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虽然还没有学者注意及此.”其时民俗学的研究者多为文学创作者而非学者,他们对于民俗的关注主要着眼于“民俗”与文学创作的紧密联系.那么“民俗研究”与文学“极重要的关系”到底何在呢?它主要不是体现为作家们对具体学科知识的获得,而是一种观念的启示,即开启和建构了一代年青作家们的“民俗”视野,他们获得了审视和把握故土生活的新眼光,乡土生活由此进入新文学的创作领域,乡土小说遂成为新文学的一块重地.

周作人曾在《地方与文艺》一文中论述道:

现在的文艺界也正有一种普遍的约束:一定的新的人生观与文体.要是因袭下去,便将成为新道

学与新古文的流派,等现在的人太喜欢凌空的生活,生活在美丽而空虚的理论里,等须得跳到地面上来,把土气息、泥滋味透过了他的脉搏,表现在文字上,这才是真实的思想与文艺.研究者多认为这表明了周作人是为了克服新文学早期创作中思想大于形象的概念化倾向而提倡乡土文学的.文学史家也多从乡土生活为年青的作家摆脱单调的主观抒情、提供创作素材的角度来理解乡土小说兴起的必然性,以“现实主义的深化”来评价其文学史贡献.但是另一方面,没有“预定的概念”、没有“一定的新的人生观”同样不可能写出“乡土小说”来.这些概念、这些“新的人生观”也许曾经显得“抽象”或者“空虚”,但是正是它赋予了年青作家们以新的眼光.因为有了“新的人生观”,故土的生活才成为“野蛮”、“原始”的“民俗”,这正是乡土小说看似客观写实的“民俗”描写的现代性内涵.即以许杰的成名作《惨雾》为例,如果从一个宗族村落的内部来看,这些械斗场面、这些族人的行动也许并不是那么触目惊心、那么不可思议以至于让人连连感叹“野蛮”,反而是很正常的行为.以起因而论,玉湖庄人是为了争夺一片沙渚的开垦权,对于玉湖庄人来说,这片沙渚是“一桩伟大的财富”.“这是一个权力和财富的冲突;因为他们看重它,正如一座国际的矿山.”关于土地的争夺从来就是事关宗族村落生死存亡的大事,自然需要全力以赴,有时只能不计伤亡,而且对于那些冲锋在前者更须加以褒奖.批评家评价这里“民风野蛮”乃是认为其争夺目标并无价值,双方都是为“私有观念”所局限.不过“公”与“私”是相对而言的.站在玉湖庄人的立场来看,“这一片沙渚”的归属自然是全村人一件很大的公事.而只有站在村庄之外,站在两个村庄之上,乃至站在一个“国家”的高度.才能评判械斗双方其实是“自私”和“愚昧”.——因为以“进步”、“理性”为特征的现代性的到来,故土才显示出“原始”、“野蛮”的面相;因为现代民族国家意识的觉醒,村人们才显出“自私”和“愚昧”.这正是乡土小说作家们展现民俗的创作行为的现代性特征——由于“民俗”视野的开启,作家和自己曾置身的乡土生活之间突然拉开了距离,故土生活成为反身审视的对象,成为了“他者”.

需要追问的是:民俗视野如何具体化为叙事者的视角?或者说民俗视野所内涵的现代性如何控制小说叙事?

这需要分析小说的文本策略,尤其是两种叙事时间的关系对于小说而言,“叙事是一个双重的时间序列等:被讲述的事情的时间以及叙事的时间(所指的时间和能指的时间).这种双重性等使我们将叙事的功能之一视为将一种时间构建为另一种时间.”通常以“本文时间”和“故事时间”来区分.就本文所关注的与“民俗”相关的乡土小说而言,无论小说叙事顺序如何,但是有一个点却值得注意:可能不同“民俗”事件展开所需时间不同,然而它们与叙述者所身处的时空间都没有关联;故事自身可能很完整,然而是封闭的,其时间背景都很模糊,感受不到它的“历史性”.掩卷之后,不会感到故事中的人们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所发生的事情和正在行进的历史没有什么交叉,不能在一个线性流逝的时间序列中获得一个确切的位置.而如果我们“不能确定事件发生的时间,这既意味着无法在所获得的村事件间建立可比较的关系,也意味着无法将一个村事件背衬于一个跨地方的历史进程中去.于是这一事件对于我们成为了一个无法说明的事件,一个无意义的信息.”两种叙事时间类型之差异,从根本上说源于乡土小说作家的写作姿态——他们与民俗学家颇有相近之处.有学者这样评述来自贵州的乡土小说家蹇先艾对故乡情感的两重性:“作为破落的旧家子弟,他往后看,痛悼故乡风物;作为接受新思潮的青年,他往下看,同情被挤压在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引申开来,也不妨视为乡土小说家们看待故土那曾经熟悉的生活方式时的一种共同的姿态,一种潜在的视角.这与现代民俗学家的工作方式其实很相似.从最初概念化时候起,民俗就暗示了一种隐蔽的、被遗忘的和落后的文化轮廓.这种“民”的文化以两种方式隐藏起来:一是在遥远的时间深处,在史前的过去;二是空间上的远离喧闹的文明中心,在乡下山间的农民村落.所以,“从一开始,从事民俗学或民间文学研究的学者们,尽管身处不同的国度,立足于不同的文化语境,等但在出发点上却有惊人的一致:即向后看和向下看.”这门学科的性质决定了它的研究对象,从而决定了民俗学家与对象之间这种看与被看的关系,这种单向交流的方式,两者所处时空间的必然分割.从“民俗”视野出发,乡土小说中的场景在成为叙述对象的同时已经被定义为“过去”的事件,这些生活场景、参与的人们和召集他们的宗族组织已经被排除在“现代”之外,排除在“历史”之外,而带着“标本”或者“文物”的气息.当乡土生活被视作“民俗”的时候,已经宣判了它的命运:它最多不过是“过去在现在的遗留物”而已.

20世纪20年代乡土小说作家们的故乡不同,取材有异,但最终共同展现出的是一个古老、闭塞、野蛮、落后、沉闷的乡士中国图景.这一闭塞、沉闷的感觉与他们潜在的“民俗”视野有着内在关系.仅关于宗族械斗的“民俗”,除了许杰的《惨雾》,还有胡也频直接讲述的《械斗》,鲁彦写两村在请神过程中的冲突(《岔路》).各地其他的“民俗”林林总总,诸如王鲁彦《菊英的出嫁》所展现的浙东的“冥婚”习俗,台静农的《烛焰》写到“冲喜”的婚姻习俗,《红灯》叙及阴历七月十五放河灯超度亡灵的“鬼节”,彭家煌《活鬼》写到的小孩子娶大媳妇的习俗,蹇先艾给读者带来了遥远的贵州“水葬”这种惩罚方式,等等.随着民俗学的引进,尤其是“民俗”概念作为批评话语进一步形塑了作家的创作视野,一代年青的乡土小说作家于回首处发现了故乡的“民风民俗”,发现了宗法制乡土社会生活的“原始”、“野蛮”和“落后”,发现了一个正在成为“过去的”故乡,一个原来如此“不现代”的“中国”.就像“欧洲启蒙哲学家在普通民众或大众中找到了他们的象征的他者,等民被描述为未经启蒙而盲目遵循传统的人”一样,“通过批评民的习俗和民俗,并把这些传统描述为与启蒙和理性相反的谬误,启蒙作家们就使自己以及自己的读者与‘民’划清了界限.”正是通过对“愚昧”、“野蛮”的乡风“民俗”的展现,以“文明”和“理性”为特征的现代性得以自我确证;由于对“原始”、“落后”的“旧中国”的觉察,对于“现代”、“富强”的“新中国”的想象开始生长.

兰溪乡土民俗文化:乡土乡情-2016-4-1-第7期-民俗博物馆-3-1080p

严家炎先生曾深刻地指出,“在中国,乡土文学只能产生在‘五四’文学革命以后”;而且“乡土文学在乡下是写不出来的,它往往是作者来到城市后的产物.等乡土文学题材虽是乡村,视角却属于城市”.经由对“民俗”视野建构过程的剖析,当可以更深人体会乡土文学的“现代性”内涵.20世纪30年代中期茅盾对于“乡土文学”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其中就表达了这样的意思:

关于“乡土文学”,我以为单有了特殊的风土人情的描写,只不过像看一幅异域的图画,等因此在特殊的风土人情而外,应当还有普遍性的与我们共同的对于运命的挣扎.一个只具有游历家的眼光的作者,往往只能给我们以前者;必须是一个具有一定世界观和人生观的作者方能把后者作为重要的一点而给与了我们.‘11]正是基于“一定世界观和人生观”,即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带来的新的观念,那曾经熟悉的、已经溶入自身生命之中的故乡生活、故园风情才成为了“民俗”.或可以说,由部分乡土小说所呈现出来的“老中国”落后、愚昧的形象,其实是在现代“民俗学”视野下“发现”和建构起来的,它包括作家的具体作品,同时也包括批评家的诠释和引导.因为无论文明研究的是多么“传统”和“非现代”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通过现代性知识透镜才能够“发现”和“看见”的.“民俗和传统本质上是现代的概念,它们试图描述和意指的也是现代的东西.”通常总结乡土小说创作的文学史意义之一是“为现代文学提供了许多题材多样、色彩斑斓的风俗画”.研究者多是从风俗描写对于文学表达的促进效果着眼:“风俗画对于文学,决不是可有可无的.无数艺术实践证明,文学作品写不写风情民俗,或者写得深沉不深沉,其结果大不相同:它区分着作品是丰满还是干瘪,是亲切还是隔膜,是充满生活气息还是枯燥生硬.”而通过本文分析可见,以“民俗学”的眼光看取故乡风情乃至乡土中国,并由此展开文学创作的行为本身,就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文学现象,一种“现代性”行为,其文学史意义实奠基于此.

从问题小说到乡土小说,就创作题材来说是一种“转型”,对于现代文学的现代性而言则意味着它终于找到了“他者”——它在这里发现了一个个原始、野蛮的乡村,由此发现了一个愚昧、落后的“旧中国”形象.基于这一“新与旧”对比,“野蛮与文明”、“原始与进步”、“传统与现代”的对立得以顺次建立,现代性找到了自身的“生长点”.因为无论“现代性”这个概念有多么复杂,它的一个最主要的含义是一种脱离和摆脱过去的特殊的时间意识.也正是在这里,现代性与过去(传统)构成了一种悖论关系.一方面现代性必须努力挣脱过去、传统或非现代性的东西才能不断地求新求变,达到现代;另一方面,它又需要把过去、传统或非现代性的东西确立为自己的来源和出处,并且在这个“他者”的镜像中来比较和认识自身.由于“民俗”视野的开启,乡土社会的生活与记忆进入新文学中,不仅是扩大了创作素材,为新文学从主观抒情向现实主义转化提供材料,更重要意义在于,新思潮带来抽象化的、单调的“新的人生观”、“预定的概念”(周作人语)此刻才找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从而得以自我确证和展开.日后蔚为大观的乡土文学自发轫时期,现代性即植根其中.

[参考文献]

[1]杨义,中国现代小说史: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

[2]茅盾.导言[c]∥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一集.上海:良友图书印刷有限公司,1935:30.

[3]鲁迅,导言[G]∥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上海:良友图书印刷有限公司,1935:7.

[4]户晓辉,现代性与民间文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5]查·索·博尔尼.民俗学手册[M].程德祺,译,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5:1 -2.

2016-0304-乡土乡情-第3期-民俗博物馆-1-1080P 视频时长:12:00 2016-0304-乡土乡情-第3期-民俗博物馆-1-1080P 播放:26439次 评论:8285人

[6]周作人,在希腊诸岛·译者附记[M]∥周作人.永日集,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44.

[7]周作人.地方与文艺[M]∥周作人,周作人集.广州:花城出版社,2004:6 - 162.

[8]严家炎.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

[9]谭君强,叙事理论与审美文化[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151.

[10]力’慧容.“无事件境”与生活世界的真实[M]∥杨念群.空间·记忆·社会转型——“新社会史”研究论文精选集,上海:l海人民出版 社,2001:468 - 469.

[11]茅盾.关于乡士文学[M]∥茅盾.茅盾论中国现代作家作品.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I980:241 - 243.

[责任编辑:吴晓珉]

更多民俗乡土论文范文

1、 最大民族:非洲象人族竟有56厘米

2、女娲骨骸!中国人祖山惊现6200年人骨

3、世界18种奇异生物 恐怖河童吓死人!

4、揭云南摸奶节真相:女子 随便摸?

5、县级图书馆少年儿童阅读服务

6、王水福:书写中国制造“工”字

闽南乡土民俗论文总结:

关于本文可作为民俗乡土方面的大学硕士与本科毕业论文民俗乡土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论文写作参考文献下载。

民俗乡土论文视频

视频时长:11:54 乡土乡情-0325-第6期-民俗博物馆2 视频时长:11:31 乡土乡情-2016-0819-第27期-扎兰芬围民俗游 视频时长:01:48 乡土民俗 视频时长:03:17 乡土民俗游演活动献给党 视频时长:01:02 建瓯徐墩:乡土文化艺术节 民俗农事上舞台 福建卫视新闻 20141013 视频时长:01:17 尤溪:乡土民俗欢乐多 视频时长:01:02 福建卫视新闻20141013建瓯徐墩乡土文化艺术节 民俗农事上舞台 视频时长:00:10 建瓯徐墩乡土文化艺术节 民俗农事上舞台 视频时长:00:10 建瓯徐墩乡土文化艺术节 民俗农事上舞台 东南晚报 20141013 标清 视频时长:01:02 福建卫视新闻20141013建瓯徐墩乡土文化艺术节 民俗农事上舞台
去除边栏